当前位置:主页值得一看

罗永浩到底给成都留下了什么?

文章来源:我爱集小编 更新时间:2022-03-29 09:01 热度:181

我爱集资源网本次为大家分享的是罗永浩到底给成都留下了什么?

因为 “真还传” 的即将收官,罗永浩再次被行业热议。

3 月 21 日下午,老罗先是一口气连转了 9 条微博,批量否定了各大行业媒体关于他” 即将还清债务” 的报道,十多分钟后又发布了一个 “合订本”,详细解释了限制消费令、签约费、抖音账号转让运营权、未来的计划创业方向等各大报道中常见的关键词,并表示倘若未来真到债务还完时,必将第一时间官宣。

罗永浩到底给成都留下了什么?

从评论区的回应来看,人们其实并不关心 “某某媒体造了谣”,而是兴奋罗永浩的创业三部曲确确实实来到了 “之三”—— 他正在筹备新公司,名字虽然不会再叫锤子,但一定会做 “比较酷的、比较创新的科技产品,肯定不希望它的公众形象是滑稽的”—— 我相信锤粉心里,那天下午就是一场狂欢。

但我同样相信意难平的除了锤粉,一定还有很多成都市民。前者的感慨来自情怀和回忆,后者大概是因为 “投资了个锤子”。

罗永浩到底给成都留下了什么?

时间回到 2017 年夏天,成都和老罗发生故事之前,其实 TMT 圈里不断回响着 “老罗不行了” 的声音。

虽然那时候距离公司上一轮 3 亿元的定增融资,才仅仅过去 9 个月,但对于炙手可热的创业明星和当时已经开始暴露 “寒冬” 色彩的创业大环境来说,这不是个乐观的数字 —— 有媒体统计过在这期间有关锤子科技倒闭的传闻共有 6 次,有关锤子科技被收购的传闻共有 5 次。

老罗也没什么好反驳的,因为锤子科技确实赶上的是智能手机创业的末班车。从 2014 年发布第一款手机,2 年里 T、坚果、M 系列,一直没能出现销量突破百万的机型。到 2015 年公司亏损 4.62 亿,2016 年亏损为 4.27 亿元。

公司面临肉眼可见的严重资金链危机,被曝出曾经两次发不出工资,倒闭、被收购的传闻 “水到渠成”。

罗永浩甚至还找来过法务、财务,按照国家的破产清算的程序给管理层做了一轮培训。“如果决定哪天倒闭,倒闭的时候应该怎么有条不紊地运作,才不给国家、政府、人民和同事们增加负担。我们有一整套的流程训练都做过了。”

好在这套流程并没有很快派上用场,锤子获得了喘息机会。那是 2017 年 5 月,坚果 Pro 发布会选在了深圳湾体育中心,离开了上海梅赛德斯中心,那个给他带来压力的圆屋顶,也给 Pro 的诞生开了个好头。

发布会当天,坚果 Pro 成为京东单日手机销量冠军。在坚果 Pro 的京东第二次抢购活动中,开售后 21 秒销售额破千万、53 秒销量过万。

也正是在坚果 pro 畅销的 5 月,罗永浩和团队前往成都考察了成华区龙潭总部经济城

等到了 8 月 6 日,罗永浩对外释放公司获得融资消息时,成都锤子科技集团公司、成都野望数码科技有限公司已经在龙潭新经济产业集聚区完成工商注册,外界 “成都政府给了老罗 6 个亿融资” 的说法出处也就在这里。更准确地说,是” 成华区的区属国有企业,成都东方广益投资有限公司投资入股 6 亿元,其中股权投资 3 亿元,约定赎回股本 3 亿元。”

平心而论,尽管后来的结局验证了人们并不是 “无脑看衰”。但在当时,成华区和锤子走到一起,多少带着些必然。

发展新经济是 2017 年成都的工作主线之一,成华区龙潭也被定位为首个新经济产业集聚区,重点发展数字经济、平台经济为主导的产业,其中数字经济方面,重点发展通信技术、人工智能和物联网产业等。

对于缺乏本土通讯终端品牌的成华区而言,锤子科技的落户理论上确实能补齐产业链,协同区域经济发展。东方广益通过成都商报给出的解释也佐证这一点,“锤子科技团队成熟,是一家优秀创业企业,发展方向与成华区产业趋势一致,能促使成华区实现智能通信等新经济产业集聚,构建智能终端产业生态链生态圈。”

罗永浩到底给成都留下了什么?

此外,这笔投资也有 “千金买马骨” 的意味

锤子科技 2017 秋季新品发布会选在了成都大魔方演艺中心;年底罗永浩去到上海,为成华区的投资项目站台。至于极客公园落户成华区,在东郊记忆举办 GeekPark Rebuild 2018 科技商业峰会,其中也有罗永浩的牵线。

等到锤子科技把位于北京、深圳等地的行政、供应链、研发、设计等总部管理和服务部门整体迁入成都市成华区,成都团队规模约 200 人,占到整个公司的一半。2017 年 11 月,“罗永浩带着创业团队在成都太古里走了一圈” 的故事,和成都新经济发展的规划一道被写进《人民日报》。

只要按照预期发展,一切都欣欣向荣,无论是成都市场对于新经济企业的善意,还是老罗在硬科技赛道上的雄心,兑现都只是时间问题。

可是智能手机市场的大环境却在 2018 年迎来骤变。第一季度,中国智能手机市场出货量同比下降约为 16.0%,出货量跌破 1 亿部,为 2013 年第三季度以来的首次。旭日大数据显示,一季度锤子科技出货量仅 57 万部。

另一方面,自 2018 年 4 月起,锤子先后发布的坚果 3、坚果 R1、TNT 工作站、子弹短信等产品没能达成预期。

根据《后厂村 7 号》报道,“坚果 3 一开始采购订单为 80 万台,后来紧急下调到 30 至 40 万,但仍造成了一定的库存积压”;重新定义下一个十年的个人电脑的 TNT,一度因预定人数太少,厂商不愿接单而流产,最终也未能占据市场。

子弹短信在诞生之初极具光环,单日新增用户超 100 万,上线 7 天完成 A 轮 1.5 亿元融资,外加 “6 天内 51 家 VC、7 家科技巨头的战略投资部”,“这才见了不到十分之一” 等描述,人们一度期待它可以挑战微信。

但传播热度过后子弹短信也不可避免的 “凉了”。日活每况愈下,锤子的社交梦撑不起商业叙事,然后经历了短暂下架。

在子弹短信经历下架风波的同期,市面上传出锤子科技成都公司解散的传闻,对此锤子的解释是对北京、深圳和成都三地技术人员进行整合。但根据《证券时报》和财联社记者的实地探访,“核心的研发团队前往北京整合,约有 100 名员工遭遇就地遣散,愿意北上的可以去北京发展”。位于世贸大厦 15 楼,约 2000㎡的办公室大面积闲置。

罗永浩到底给成都留下了什么?

11 月,锤子科技在成都举办发布会,选址还是去年的大魔方,但产品影响和观众期待程度都远不及上一年。除了发布畅呼吸加湿器、地平线 8 号旅行箱和大卫和希瑞智能音箱三款产品外,罗永浩也试图向外界释放信号,” 不要相信谣传,说我们成都公司怎么样了,没有的事。我们只是将研发人员进行了调整。”

但外界猜测的锤子科技资金链断裂已经逐渐坐实,加湿器、智能音箱、旅行箱的发货时间不断延后,到 12 月 8 日,锤子科技官网所有在售的手机产品全部处于缺货状态。12 月 12 日,成都野望数码科技有限公司更换法人,罗永浩的” 成都野望” 尘埃落定。

罗永浩到底给成都留下了什么?

随着员工遣散和手机团队被字节跳动收购,锤子科技与成都的关联迅速淡化。12 月底,位于世贸大厦 15 楼的锤子科技办公区已经被替换为成华区税务局。到次年 3 月,坊间传言成华区监察委立案调查东方广益的投资事宜。尽管这一消息很快被辟谣,但当时的舆论情绪也反映着人们想为这笔投资讨一个说法。

但其实这里有很多 “误解”。比如老罗没有想着 “赖掉” 这笔钱,他一直在努力还钱,哪怕是 “直播电商” 没那么火的时候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2019 年罗永浩将锤子科技股权多次质押。他在自白中写道,“锤子科技最多时欠了银行、合作伙伴和供应商约 6 个亿的债务”,到 2019 年 10 月时,公司债务已还掉 3 个亿左右。

老罗其实也一直在影响着成都,并不断带给成都 “新经济”。小野电子烟就是典型的 “老罗遗产”。

2019 年,罗永浩成为了小野电子烟的合伙人。后来他在接受《人物》采访时,他回忆了自己做出决定了心路历程 ——“我这辈子出现这么大笔债务之前,我可从来没有做任何一件事,包括开公司,把赚钱放到第一位的”—— 只剩下一身债务,也让他卸下了心理包袱,更何况小野电子烟诞生前,国内电子烟的市场规模已接近 62 亿元,数据可观。

只可惜小野电子烟 2019 年里推出 V0、V1 等系列产品,迎头撞上电子烟线上禁售政策出台。

但在 “不得不” 拓展线下门店的进程中,成都也再次与罗永浩的商业轨迹重合。

小野、悦刻、柚子、魔笛等品牌的专卖店、集合店、授权店在这座城市里疯长。到 2021 年,成都已经是国内电子烟零售店最多的城市,算上北京、上海、深圳、重庆,五座城市合计占全国电子烟店总量的 14.2%

我本来打算查询一下小野到底在成都有多少家线下门店,然后计算一下大概的整体经济价值,但发现小野电子烟的官网已经关停,无从查证,只能通过高德地图的索引看个大概。按照招聘网站提供的数据,每一个红点都代表着至少 2 个底薪为 3000 元 – 5000 元的门店销售职位。

罗永浩到底给成都留下了什么?

不过随着《电子烟管理办法》即将在今年 5 月 1 日起施行,禁止销售除烟草口味之外的调味电子烟和可自行添加雾化物的电子烟后,小野们在成都的生意又将走向哪里呢?

好在罗永浩有预判。有报道说老罗 “在网络禁售令出来的第二天,他就启动找新项目了”,现在来看这个项目的答案就是 “成为带货主播”。

2020 年 3 月 26 日,罗永浩正式宣布抖音成为其独家直播带货平台,并在 4 月 1 日完成直播带货首秀。数据显示,首次直播支付交易总额超 1.1 亿元,累计观看人数超 4800 万。同月,成都星空野望科技有限公司在成都成华区注册,前锤子科技产品总监,罗永浩的直播搭档黄贺,为公司法人代表和大股东。

值得一提的是,小野电子烟也是成都星空野望科技有限公司的投资方之一,老罗悄然完成了一次自己的 “经济内循环”。

罗永浩到底给成都留下了什么?

在 2020 年初被催化的直播电商行业,是罗永浩还债的 “卖艺”,也是带动区域经济发展的动力,成都与罗永浩的情感再次复杂

罗永浩到底给成都留下了什么?

锤子科技落户的龙潭新经济产业功能区,需要对招商引资投入产出失衡做出整改,为此 “全力支持罗永浩及其关联公司积极开拓电商直播新业务”。在 2020 年 9 月的中国(成都)移动电子商务年会上,龙潭新经济管委会与成都星空野望科技有限公司签订了电商直播项目战略合作协议。

曾经举办了 GeekPark Rebuild 2018 科技商业峰会、同样属于成华区范围内的东郊记忆产业园,有传闻称在 2021 年之后迎来了 “大改”,大体思路是整体向直播电商产业集群看齐,从 MCN 到供应链,聚集起上下游从业人员 8 万余人,园区中以孵化优质内容团队为目标的 “今日头条创作空间” 也开始为入驻团队设定新指标,电商 GMV 成为了硬性要求。

所以我们其实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从 2017 年开始,以 6 亿投资开头,成都与锤子科技、罗永浩连在了一块,共同放大了彼此相通的 “弯道超车” 野心,斜杠都是双方的必然选择,交织已经是不能拒绝的剧情。电子烟、直播电商只不过都是赛车加速扬起的尘埃罢了。

下一段创业,罗永浩的野望在科技行业。而在新经济的进程中,属于成都的野望还在继续。

来源:互联网指北 微信号:hlwzhibei

靓号

分享到:
收藏文章
本文标签:
版权声明:《 罗永浩到底给成都留下了什么? 》为作者 我爱集小编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本站提供的资源,都来自网络,版权争议与本站无关,所有内容及软件的文章仅限用于学习和研究目的。不得将上述内容用于商业或者非法用途,否则,一切后果请用户自负。侵删请致信E-mail:33814737@qq.com
本文地址:https://www.woaijizy.com/post-8871.html
同类推荐
评论列表
签到
sitemap
×
值得一看 罗永浩到底给成都留下了什么?
因为 “真还传” 的即将收官,罗永浩再次被行业热议。 3 月 21 日下午,老罗先是一口气连转了 9 条微博,批量否定...
扫描二维码阅读原文 罗永浩到底给成都留下了什么?
我爱集资源网 https://www.woaijizy.com/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