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值得一看

谁还在靠《甄嬛传》赚钱?

文章来源:我爱集小编 更新时间:2022-05-05 09:49 热度:163

我爱集资源网本次为大家分享的是谁还在靠《甄嬛传》赚钱?

谁还在靠《甄嬛传》赚钱?

在抖音、B 站等平台上,活跃着一群以《甄嬛传》为主体素材进行二次创作的作者,也正是在这些作者的多方位解构下,《甄嬛传》被盘出了 “电子包浆”,诞生出了许多网络流行的爆款梗。而他们的生活也因为《甄嬛传》而产生了不小的改变。

撰文 / 《财经天下》周刊作者 张继康
编辑 / 董雨晴

五一假期,你又重看《甄嬛传》了吗?

这部由导演郑晓龙在 2011 年拍摄的电视剧,至今在互联网上仍旧有着不小的热度。不止正片被许多人反复观看,其也是众多短视频创作者的重要素材来源,二次创作来的短视频内容也受到不少人的追捧。

毫无疑问,制片方成了最大赢家。不久前,有媒体报道称,这部剧平均每年能为花儿影视带来一千多万元的收益,而花儿影视正是《甄嬛传》的出品方之一。

公开资料显示,共 76 集的《甄嬛传》总制作成本约 8000 万元,由北京电视艺术中心、花儿影视、尚世影业、星格拉四家公司共同投资。2012 年 3 月,《甄嬛传》正式登陆安徽卫视和东方卫视。随后,乐视购买了这部剧的独家网络播映权,耗资 2000 万元。

由于该版权价格高到开创纪录,行业内无人愿意为分销买单,以至于乐视最后只卖出两家。但意外的是,直到该剧播出到大结局,收视率与网络点击双破新高,电视台和乐视全部赚翻了。

就该部剧集至今仍在为花儿影视赚钱一事,乐视视频方面则向《财经天下》周刊表示,“《甄嬛传》每年给乐视视频带来的收益,其实不止千万。” 后台数据显示,2021 年,《甄嬛传》仅在乐视视频的播放次数就超过了 1 亿,总播放量已经达到了 127.1 亿次。

距离《甄嬛传》播出已经过去了十年,在《如懿传》、《延禧攻略》等口碑不错的宫廷剧接连上映后,观众们却仍然孜孜不倦、一遍又一遍地 “过情关”(《甄嬛传》主题曲最后一句为 “谁能过情关”)。

在行业内外,这部已经存活十年的老剧,已经成为一种特别的存在。

谁还在靠《甄嬛传》赚钱?
谁还在靠《甄嬛传》赚钱?

一部甄嬛传,火了十年

“要我说,《甄嬛传》只看零遍和看无数遍。” 数不清是第几遍重温的丁灵在朋友圈里感慨道。

让她意外的是,这条随心而发的朋友圈却在一瞬间收到了许多条评论。有人说自己正在刷,也有人称自己已经达成 10 刷成就,其中最让她惊讶的是,有位男性同事给她留言,说自己看《甄嬛传》已经看了 n 遍。

“《甄嬛传》有男性受众是让我很意外的,后来问了问单位里的其他人,发现差不多三分之一的男性同事也看过《甄嬛传》。”

无关性别,无关题材,《甄嬛传》变成了观众剧荒下的一个标准答案。电视剧《甄嬛传》官方微博最后一次更新还是在 2016 年,不过直到今天,仍有观众在该微博下面留言打卡,并喊话让导演郑晓龙把传闻中删减的 14 集片段放出来。

在豆瓣,《甄嬛传》以 9.3 的分数居于 “高分经典大陆剧榜” 的第三位,有 61.2 万人标记了看过,短评数量超过了 17 万条,比第二名的《武林外传》还多出了整整 5 万条。

事实上,只要每天在社交网络上冲浪,就会发现《甄嬛传》和 “甄学家们” 无处不在。

新裤子乐队主唱庞宽开启的 24 小时不间断直播里,凌晨一两点他看的电视剧是《甄嬛传》;正在封校的同济大学学生用宿舍楼投屏看 “巨幕”,“巨幕” 上演的也是《甄嬛传》;冬奥会吉祥物之一雪容融的形象公布,网友纷纷评论这是安陵容(《甄嬛传》主演之一)来了。

《甄嬛传》也渗透进了大众的生活。有网友发现自己的大学物理课本上放了一张《甄嬛传》的剧照,课本上放的图是甄嬛和皇上在御花园荡秋千的名场面;很多人用甄嬛在倚梅园中祈福的剧照当头像,称这是心想事成的好兆头;更有人用《甄嬛传》的经典剧情当成八卦和朋友讲述,引发了社交平台的一次集体模仿。

不过,十年前第一次开播的《甄嬛传》,在当时却并没有引起现象级的讨论,其首次开播的频道甚至不是上星卫视,而是地方台绍兴新闻综合频道。直到 2012 年,《甄嬛传》才得以在安徽卫视和东方卫视正式上星。

在上星卫视开播的《甄嬛传》成绩也不是最出众的,其在安徽卫视和东方卫视的平均收视率分别在 1.48 和 1.34,直到大结局才勉强破了 2,而当年的收视冠军《宫锁珠帘》,平均收视率就已经到了 2.43。

此后发生的现象让《甄嬛传》像是一杯佳酿,时间越久才变得愈发醇厚。根据云合数据统计,2022 年一季度,老剧有效播放量在整个剧集大盘中的播放占比达 54%,同比上涨 4.3%。其中《甄嬛传》以 3.45 亿的播放量成为了老剧有效播放 TOP10 中的第二位。2011 年出产的它也是这 10 部老剧中年份最长的一部,堪称是 “老剧中的老剧”。

如同《甄嬛传》的大结局里,主人公钮钴禄甄嬛正式走上权力巅峰一样,《甄嬛传》的这把火也从它播出大结局后才绵延不断地燃烧了起来。

“《甄嬛传》近几年的热度主要是由于短视频平台的发展,二创、真人 cos 视频爆梗反哺了长视频。” 乐视视频方面向《财经天下》周刊表示。

谁还在靠《甄嬛传》赚钱?
谁还在靠《甄嬛传》赚钱?

被《甄嬛传》养活的短视频创作者

在抖音、B 站等平台上,活跃着一群以《甄嬛传》为主体素材进行二次创作的作者,也正是在这些作者的多方位解构下,《甄嬛传》被盘出了 “电子包浆”,诞生出了许多网络流行的爆款梗。而他们的生活也因为《甄嬛传》而产生了不小的改变。

北京电影学院毕业的 “@S 同学甄不错”,已经是一位小有名气的 “甄学家” 了。

今年 1 月初她发布了第一个有关《甄嬛传》的名为 “中译中” 的视频,后来这个视频的播放量超过了 100 万。这在她看来有些意外,因为做视频的初衷仅仅是因为自己想跟朋友吐槽《甄嬛传》,但没想到后来能吸引这么多人观看,甚至这种 “中译中” 的视角(指深度解读剧中情节、人物关系、台词等)还吸引了一大批效仿者。目前她在 B 站投稿的视频总播放量已经突破了 4000 万,总获赞数也达到了 196 万。

S 同学向《财经天下》周刊表示,找到她的商业推广合作已经有二十多个,而目前为止她接到的推广品牌数量仅在个位数。据她称,在她的这个行业内,商业合作的报价浮动比较大,往往在几千块到几万元不等。

此外,S 同学还有来自 B 站的流量扶持以及其他协议。对于仅把账号作为副业运营的她来说,这笔收入足以维持她日常的生活和开销。

和 S 同学一样,把二创账号当作副业的还有从互联网大厂离职的让让。2021 年的元旦,28 岁的让让从互联网公司辞职了,从节奏紧凑的通勤工作,乍然回到无事可做的独自生活,再加上裸辞后没有固定收入,让让在北京的生活成本骤然拔高。

为了填补空闲,作为职业剪辑师的让让决定自己做点什么。她在热搜上看到喜爱的《甄嬛传》开播十周年的消息,于是她决定,剪一期关于《甄嬛传》服装造型的视频。

2 月 19 日,让让创建了自己的 B 站账号 “让让悠哉大王”,上传了自己的第一个视频。出乎她意料的是,这条视频并没有石沉大海,慢慢的有了弹幕和评论。半个月后,她在 B 站的粉丝数就涨到了 2 万。目前,让让一共在 B 站发布了 6 条关于《甄嬛传》的服装造型盘点视频,平均播放量都能达到 30 万。

视频的播放量上来了,与之相关的商业合作也迅速找上了门。让让表示,在自己发布第二个视频后,就有商业合作找到了她,她都以不想过早接广告婉拒了。到第四个视频才接了第一个合作,直到现在,来找她谈合作的品牌已经不下 10 个,报价在几百到几千元不等。

目前,让让已经离开工作了几年的北京,在老家保定的郊区租了一套房子开始了新的安静生活。老家的生活节奏慢,生活成本也低了很多,依靠她之前的工作积累足够她脱离上班的状态,休息调整一段时间,UP 主的工作也会带来收益,不过在她看来,自己并不算是全职的 UP 主,只不过是 “在休息的期间做了些自己喜欢做的事儿”。

二创《甄嬛传》内容的全职博主也有很多。比如 31 岁的 “@光头读书” 就是其中一位。

目前他在抖音、微信、B 站等平台累积的粉丝数已经超过了一百多万。在他 80 万粉丝的抖音账号里,他写的自我介绍是:我的主业是读甄嬛,读红楼。

从传统出版行业离职的他,本来想做一个和读书有关的博主,但没想到的是,自己偶尔发了几期《甄嬛传》的解读视频,流量效果竟然意外地好。

随后,“光头” 便专攻以电视剧《甄嬛传》为主题的解说型视频,在最近更新的一期视频中,他把开头出场仅有几秒镜头的剧中人物孙妙青,通过层层解码、抽丝剥茧,分析出了她的出现是为后来皇上与华妃相斗的剧情埋下了伏笔。

从事了将近 4 年自媒体行业的 “光头”,却存在高流量无法变现的难题。据他称,自己目前的变现渠道比较单一,基本上依赖于抖音平台为鼓励创作者推出的中视频计划。

他表示,自己也想过如何靠解读《甄嬛传》的高流量来实现商业变现,但由于版权保护问题,他一直未能找到一个合适的机会。

尽管乐视视频表示对于《甄嬛传》的二创作者秉持着开放和拥抱的态度,但也有不少二创作者表示,自己无法通过高流量来变现的原因之一就是担心版权方的举报导致视频下架。

B 站某知名《甄嬛传》二创作者曾拒绝采访,原因是害怕版权问题会对自己的视频造成影响。小红书博主 “@钮钴禄氏培盛” 也表示,自己的账号发《甄嬛传》有关的流量很高,不到一个月就累积了将近一万粉丝,但她却无法通过这些高流量完成变现,原因就是担心版权方会让其下架。

S 同学认为,在整个影视行业,二创和原创其实是一种互利共生的关系。只有原创作者们给观众留出想象的空间让其他作者去进行二次创作,才能在作品和观众之间形成一种良性互动。“过度保护也是一种伤害。”S 同学说道。

不过多位二创作者仍然表达出了他们对《甄嬛传》的喜爱。S 同学认为,《甄嬛传》的经典之处在于,每一个观众都能在这部剧的角色中找到自己。比如权倾天下的皇帝内心也有幼稚的一面,就像每个成年人心中都住着一个长不大的孩子。

谁还在靠《甄嬛传》赚钱?
谁还在靠《甄嬛传》赚钱?

优质内容的价值

在 “甄嬛传每年播出收益仍有上千万” 的新闻传播开来后,最高兴的乐视视频,一连串发了 5 条官方微博,配图《甄嬛传》,并写道 “有你,是我的服气”。其还表示,“如果 2018 年版权不被花儿卖出,乐视现在回的血会更多,乐视视频可以安心养老。”

《甄嬛传》这种优质内容的价值,乐视早就看到了。

早在 2005 年,花儿影视投资的第一部作品《幸福像花儿一样》,其版权就被乐视购买。后来几年,花儿影视出品的《金婚》、《新编辑部故事》等作品均被乐视买下纳入其影视库中。

2013 年 10 月,乐视网宣布用 9 亿元全资收购花儿影视,花儿影视正式成为乐视网旗下的子公司。收购花儿影视后,乐视还与花儿影视签署了一份 “对赌协议”。

对赌协议提到,花儿影视在 2013 年、2014 年和 2015 年的净利润分别需要达到 6300 万元、8100 万元以及 10320 万元。在郑晓龙的帮助下,花儿影视不仅完成了这份对赌,还超额完成了约 1.7 亿元。

当然,让乐视下定决心入股花儿影视的,还是《甄嬛传》这个最值钱的项目。2011 年,在买下《甄嬛传》独家网络版权后,乐视网副总裁高飞就在发布会上预言,“《甄嬛传》将会是明年网络点击率最高的一部剧。”

事实也正如他所料,这部剧上线 38 天后,乐视就打破了网络视频行业单部电视剧最快破 10 亿点击的纪录。时隔三年后,高飞又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仅仅是《甄嬛传》的独播,就让乐视网至少得到了上亿元回报。

不过,在乐视爆发危机一年半后,乐视对于《甄嬛传》的独播权在 2018 年被优酷打破。2018 年,有消息称,由于经营困难,《甄嬛传》的出品方花儿影视将《甄嬛传》的版权分销给了优酷。仅上线一周,优酷的播放量就突破了 1.5 亿,超过了同时段上映的其他新剧。

目前,据优酷官网信息显示,在电视剧分类最多播放的榜单中,《甄嬛传》的播放量仅次于两部正在热播的电视剧。

《甄嬛传》的长尾效应有目共睹,但人们依旧不得不深思的是,为什么时至今天,观众与播出平台们仍在怀念《甄嬛传》这样的老剧?一个显著的原因是,古装剧在倒退。

就在《甄嬛传》诞生四年后,整个影视行业迎来了一场资本大入侵,IP 改编潮袭来,天价片酬、阴阳合同事件频发。有着《甄嬛传》续作之称的《如懿传》更是卖出了 900 万元一集的版权天价,是《甄嬛传》的整整 30 倍之多。当行业对资本趋之若鹜,许多人已经失去了潜心研究作品的能力。这既是行业的损失,也是观众们的损失。

谁还在靠《甄嬛传》赚钱?

这也就不难理解,为何这个假期,有不少人又一次打开了《甄嬛传》。

用 “光头” 的话说,看《甄嬛传》不仅仅是宫斗,更有一种映射现实、让我们反观自身、看见和认识自己的力量。

有人从剧中甄嬛和安陵容的友情里看到了亲密关系里痴迷型依恋的焦虑与惶恐,从甄嬛和皇上的爱情里看到了人生经历和感情经历不对等对于恋人关系的影响,从皇上和太后的母子关系中看到了家庭成长环境对人性格的养成,从整部《甄嬛传》里看到了这个世界与你 “嬛嬛” 相扣。

“光头” 曾经因为账号的商业变现难题陷入过焦虑,但他最后还是选择了和自己和解,和解的原因之一就来源于《甄嬛传》中的一句台词。

剧中人物甄嬛给曹琴默送礼物假装讨好,甄嬛走后曹贵人把东西全部扔掉,唯独留下了珍贵的香料。崔槿汐在这时对甄嬛说:“放不下荣华富贵的人,永远成不了大气候。”

听完这句话的 “光头” 醍醐灌顶,他笑着说,“我还是想去成为一个担当大气候的人。”

来源:AI 财经社 微信号:aicjnews

靓号

分享到:
收藏文章
本文标签:
版权声明:《 谁还在靠《甄嬛传》赚钱? 》为作者 我爱集小编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本站提供的资源,都来自网络,版权争议与本站无关,所有内容及软件的文章仅限用于学习和研究目的。不得将上述内容用于商业或者非法用途,否则,一切后果请用户自负。侵删请致信E-mail:33814737@qq.com
本文地址:https://www.woaijizy.com/post-9300.html
同类推荐
评论列表
签到
sitemap
×
值得一看 谁还在靠《甄嬛传》赚钱?
在抖音、B 站等平台上,活跃着一群以《甄嬛传》为主体素材进行二次创作的作者,也正是在这些作者的多方位解构下,《甄嬛传》被...
扫描二维码阅读原文 谁还在靠《甄嬛传》赚钱?
我爱集资源网 http://www.woaijizy.com/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